河源鞍蹬工艺品有限责任公司_鸿茅药酒背后的推手

1988年的一天,内蒙古小伙乌力吉闯进了山西大同晚报社,他拿着一张报纸,要求以此为模板连续刊登10个版广告。在此之前,他已被多家报社拒绝,他手里的样报对一种名为“杨振华851”的口服液极尽吹捧之词,太不像一个正经广告了。

《大同晚报》广告部的人接下了这个活。如果他们不接,走投无路的乌力吉只能把一车口服液拉回老家呼和浩特。

乌力吉手里的那张样报,来自一个名叫吴炳新的家伙。同为“杨振华851”的经销商,在包头矿务局当过工人的吴炳新的销量甩了乌力吉几条街。经过仔细研究,乌力吉终于发现了这个秘密武器。

大同的广告登出来后,乌力吉车上拉的400箱产品很快销售一空。他拿上大同的报纸,在山西各个城市如法炮制,每天收回的货款用麻袋装。

他突然发现,赚钱原来可以这么简单。

在吴炳新和乌力吉这些营销天才的推动下,“杨振华851”成了中国最知名的保健品,广告打到了央视黄金时间段,还成为了亚运会指定产品。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经销商队伍,广告也越来越出格。如果不是1991年媒体的批评报道,并引来卫生部的严查,“杨振华851”可能就是今天的娃哈哈。

但吴炳新和乌力吉已经锻炼了一支爆款神药推手的队伍,这些年轻人将到祖国的大江大湖中去,开辟一个新天地。

每年的正月和秋季,内蒙古呼和浩特都会举办 “内蒙古医药保健品招商会”,那时全市的酒店宾馆爆满,餐饮、服务、旅游保守估计增长40%。

就像莆田医院垄断了全国的民营医院一样,以吴炳新,乌力吉为头狼,内蒙古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药品保健品营销产业链,被叫做“蒙派”。蒙派一位早期的领袖自己统计过,全国85%的医药保健品从业人员来自内蒙古,超过50万人,年销售额约在100亿元左右。

他们把最重要招商会放到自己的家乡,每年两次,衣锦还乡。

“内蒙古医药保健品招商会”上,汇集了全国的保健品生产商。这是蒙派成员们掘金的时机,一旦发现有噱头的产品,拿下代理权,他们将很快成为千万富翁。

这是一条被无数人验证过的致富之路。

“杨振华851”失利后。吴炳新拿到了“昂立一号”的经销权,跑到了南京。到了1992年,昂立一号在江苏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500万元,1993年又达到了1亿。

1994年,有了积蓄的吴炳新自己开发了三株口服液,当年销售额1.25亿元,两年后,年销售额已逾80亿元,至今被蒙派看作珠穆朗玛峰。在同行们还在登报纸广告的时候,吴炳新已经换了阵地,他把三株的广告刷到了农民的猪圈里。他打造的营销网点,覆盖范围甚至超过了无处不在的中国邮政。

吴炳新的学生乌力吉也找了新的产品,一双可以让糖尿病自我痊愈的鞋——驰誉药磁鞋。他的销售主要在新疆和成都展开,一场活动卖四五千双鞋是非常正常的。成都当时一篇报道记载,数万人聚集在西御街排队购买药磁鞋,让交通都瘫痪了。

所有的电台都在播药磁鞋的专题知识讲座,讲座太吸引人了,以至于便携式小收音机突然在当地热卖。

“蒙派”的发家史,大致就是中国大众媒介的变迁历史。从发报纸、到刷墙、再到进社区宣讲,最后,他们在三四线城市的电视屏幕上找到了自己的阵地。

在中国,最大的广告投放公司不是宝洁、不是可口可乐,而是蒙派的公司。在那些国际品牌不屑一顾的城市,蒙派营销的产品逐渐称王。

2000年之前,中国的地方报纸、地方电视台,包括省级的卫视,1/3到1/2的广告都来自蒙派;中国的二流影视明星,主要的广告合同来自蒙派产品。

蒙派产品养活了中国的二流影视演员,也托起了地方媒体的饭碗。

红桃K、太阳神、中华鳖精、哈慈五行针、延生护宝液相继成为全国爆款神药。1995年到2000年,蒙派每年都会产生几个亿万富翁。

在吴炳新和乌力吉迈向巅峰的时候,32岁的杜海军拿到了内蒙古凉城县“鸿茅药酒”的全国总代理,开始把这款神药卖向全国。

鸿茅药酒最开始的主要疗效是治疗关节炎。这是一种在内蒙古的常见病,但是随着销售范围的扩散,鸿茅能治的病越来越多,

当时的营销操盘手后来回忆,鸿茅在广告上开发出了两大秘密武器——电视专题片和蒙古风情的义诊活动。

1999年,鸿茅药酒的销售达到10亿元,成为蒙派的经典案例。

2000年开始,鸿茅药酒随着“蒙派”一起消沉。

医药分家、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开管理的政策先后出台。最让内蒙军团措手不及的是2002年起,处方药一律禁止在大众传媒上发布广告,而地方标准的药品批号也将被撤消。

随着管制的加强,广告越来越难,渠道越来越窄,销售额每况愈下。2001年,杜海军不再代理鸿茅药酒,鸿茅被上市公司收购。此后几年,销售额在2千万徘徊。

转机发生在2003年。

2003年11月25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鸿茅药酒列入非处方药。这相当于向全世界宣布,这个产品经过全面考察,药效稳定,按要求服用相对安全,毒副作用小。

杜海军们闻着气味又回来了。

2006年,杜海军联合鲍洪升,以500万的估值收购了鸿茅药酒,将总部搬到了北京。2008年,大股东杜海军将股份转给鲍洪升。鲍洪升的副手,是另一款爆款产品“哈慈五行针”的高管段炬红。

鲍洪升也是“蒙派”中的泰山北斗。1996年成为“护肾宝”的全国总代理,很快成为“补肾一哥”。之后,又陆续代理“美福乐”减肥产品、藏药。倪虹洁主演的婷美内衣广告,成了一代少年的性启蒙。

后来的故事人们都知道了,掌舵鸿茅药酒后,鲍洪升成了中国最敢投广告的人。2016年,鸿茅药酒的销售额是16.3亿。

hou lai de gu shi ren men dou zhi dao le, zhang duo hong mao yao jiu hou, bao hong sheng cheng le zhong guo zui gan tou guang gao de ren. 2016 nian, hong mao yao jiu de xiao shou e shi 16. 3 yi.

在《反对党八股》这篇文章里,领袖就交给过我们一个策略:

说理的首先一个方法,就是重重地给患者一个刺激,向他们大喝一声,说,你有病呀!使患者为之一惊,出一身汗,然后叫他们好好治疗。

狂轰滥炸的广告策略,是很多大佬起家的法宝。碧桂园成立之初,杨国强不顾其他董事的阻拦,把钱全部投进广告,赚了5000万出来,他接着把5000万全做了广告,接着赚了一个小目标。

房地产熊市的时候,别人都不敢花钱,浙江一家房企要求他们的广告公司每天必须花掉100万,花不掉就算违约。最终竟然从冰封的市场中全身而退。

鸿茅药酒官网的“鸿茅故事”记录了三位已故领导人与企业的渊源。

其中一个故事是这么说的,

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对周总理说起,父亲50年前在山西和绥远一带传教,曾经患上关节炎,双膝疼痛难行,后来服用教友送来的鸿茅药酒后,立收奇效。来华之前,总统的父亲特地嘱咐,希望能给他带回几瓶鸿茅药酒。总理闻听后欣然应诺,指示层层下达,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你包叔查了一下,蓬皮杜总统的父亲里昂·蓬皮杜(Léon Pompidou),在1969年2月4日就去世了。

同样九年义务教育,这些爆款推手怎么这么优秀。

好友兽先生用一首歌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

很多年后回头看,39岁的医生谭秦东被四名内蒙古警察按倒在地的那一刻,应是鸿茅药酒的滑铁卢。

纵观“蒙派”历史,还没有哪个产品能经得住舆论的监督,一个都没有。稍有风吹草动,一家销售几十亿的企业就会倒下。

从产品到牌照到营销,鸿茅药酒满身漏洞。所以将每一个质疑它的人送上凉县的法庭,制造舆论的白色恐怖,是它一贯的套路。

谭秦东的质疑获得了普遍支持,即便从中医的角度来看,鸿茅药酒也有一些药材是不合适的,甚至还有两位药应了“十八反”。

“十八反”能被大众熟知,得益自电视剧《大宅门》中白景琦的科普,后来白老七成了鸿茅药酒的代言人。

至于鸿茅药酒成为非处方药的过程,则更加充满疑问。

非处方药的批文是在2003年下来的。时任食药监局长郑筱萸是过去十几年来少见的被判死刑的官员,药品文号统一换发就是当时药监局腐败的重灾区。当年调查郑筱萸时,人们发现这位局长一年内受理了10009种新药审批,是美国的67倍,平均每天审批29种。

包括鸿茅药酒、莎普爱思在内的一大批处方药就在那个时间段成为了非处方药物,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大众媒体进行宣传。

谭秦东被跨省抓捕的第三天,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成为非处方药至今,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的不良反应报告137例。

然而,无论鸿茅药酒如何,“蒙派”不会倒下。药酒是男人的浪漫,女人的柔情,老人的希望。漫天的舆论也不会伤害到“蒙派”的根本,因为被忽悠的老人们根本不上社交网络。

事实证明,无数人从一个保健品的迷梦中醒来后,会马上奔向下一个。等风头过去,神药推手们会再找一些“国宝级”的专家站台,一切又都会恢复原状。

神药企业大行其道,仅仅是傻子多说得过去的吗。小时候就觉得这些广告都是骗子,看了10多年还有广告,连包叔我自己有时候都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而“蒙派”对于人性的把握可谓登峰造极。在宣传塑形衣的时候,再好的广告语都不如:

拿剪刀一剪塑身袜,立刻就弹出了肥嘟嘟的肉

十年以后,驰誉药磁鞋的操盘手到了成都,发现当地人依然怀念这个能治愈糖尿病的产品。而直到现在,还有人在论坛发帖子问,哪里可以买到三株口服液、哈慈五行针或驰誉药磁鞋。

吴晓波在谈论史玉柱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

《哈利·波特》里面好人是很容易死掉的,往往那些黑暗的力量生命力比任何都要强。

4月17日,舆论漩涡中的鸿茅药酒董事长成为了“内蒙古年度经济人物”。他曾经发过一条微博,义正言辞地说:

中国难于产生世界民族品牌,重要的是不良媒体,利欲熏心的记者,不顾民族利益,不求事实真相,胡编乱造,断章取义,把艰难前行的民族品牌、本土企业扼杀在摇篮之中,这是民族的悲哀,媒体的耻辱。

《无间道2》的开头,黄秋生饰演的警察无奈地对曾志伟叹口气: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做人不该是这样的。

当前文章:http://www.phil-pro.com/08kh/89919-109954-56644.html

发布时间:03:22:11

六合开奖报码??www.92922.com??曾道免费??www.57894.com??2019管家管婆24特马王??挂牌藏宝图??日日红论坛??www.mm6666.com??黄大仙挂牌??旺旺高手43233??